广州讨债公司
全国统一热线
18620499998
广州讨债公司电话

咨询热线:

18620499998

公司名称:广州禅武堂讨债公司

联系人:禅武堂经理

联系电话:18620499998

联系地址: 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广场1305室

广州讨债公司新闻:潜伏十年,它还是最好的谍战剧

发布人: 广州讨债公司-广州禅武堂讨债公司   发布地址:http://www.megapolischeatshack.com/   文章热度:58

“批评国产剧缺乏精品,似乎正成为一种缺乏诚意、流于表面的牢骚,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,我们还想在今天看到《潜伏》和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这样的剧同时打擂台的情形,实在有些困难。“



对于中国观众来说,遥远的2009年是一个信息量很大的年份。


在那一年,很多日后常常被人提起的经典剧集,一部部登上荧屏。头一回展露普通人买房难题的《蜗居》,奠定海清“中国媳妇”地位的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,折射国产情景喜剧落日余晖的《爱情公寓》,制作精良的历史大剧《大秦帝国》,与《亮剑》齐名的抗战剧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……


以及一部叫做《潜伏》的谍战片。


3月31日,靠着苏明玉又火了一把的姚晨,转发了一条旗下工作室的微博,内容很简单:


“翠平,好久不见。你还好吗、老余回家了吗?”


在《潜伏》首播十周年的日子,一下子把观众又拉回那个紧张的故事里。


img-02.proxy.5ce

靠着苏明玉又火了一把的姚晨,还记得翠平。


《潜伏》好看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
深远的立意,生动的人物,经得起推敲的台词,值得反复玩味的演技,光是这几点,就足以让这部剧在当年的一批优秀国产剧中脱颖而出,直到十年后,仅仅“翠平”两个字,就能唤起无数观众记忆中的画面。


谍战剧拍好不容易,把敌人塑造成弱智,可能会引起观众的抱怨,情节稍微复杂一点,又容易漏洞百出,尤其是深入敌后的主角,一不小心就成了百战百胜的无敌英雄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万人迷(可参见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中的陆毅),让观众看得哈欠连连。


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中的陆毅。


《潜伏》之前,也有一部质量和口碑都不错的谍战剧《暗算》,可惜导演加主演柳云龙还是没能完全走出某种自恋情结,以至于剧中演技一流的陈数和王宝强,还要过很多年才能被承认。


陈数在《暗算》里扮演黄依依。


再看《潜伏》,配角个个出彩,却也没有喧宾夺主,爱情和谍战两条主线互相交织,也常蹦出幽默的桥段和金句,为之后绵延至今的谍战剧热潮开了个好头。


2011年的《借枪》,2012年的《悬崖》,2014年的《北平无战事》,2015年的《伪装者》,哦对,还有2010年的那部评价极高的《黎明之前》,一下子捧红了大叔吴秀波。


《黎明之前》中帅气的吴秀波,如今看来令人唏嘘。


而一切的一切,都要从乡下女人王翠平坐着摇摇晃晃的马车,去假扮小眼睛余则成的老婆说起。


这是一部演技检验手册


《潜伏》热播之后,导演加编剧姜伟一连得了好几个最佳编剧奖。如果看过小说原著,大概就能理解,姜伟的这些奖是多么实至名归。


龙一写的《潜伏》只是一部一万多字的短篇小说,其中关于翠平和余则成的爱情几乎没有施展什么笔墨,只有在小说的结尾有这样一段:



这时,翠平突然说:跟你在一起住了两年,我已经没法再回去嫁人了,你一定要回来! 


这是翠平第一次对他提出私人的要求,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个什么心情,只好实话实说:我很难再回来了,送出情报之后,你还是回游击队去吧。


感情刚刚萌芽,戛然而止。


小说的结尾余韵悠长,但并不能满足电视观众的胃口,姜伟一口气把它扩充成一条长长的爱情线。除了翠平和余则成的爱情,姜伟还丰富了很多小说中没有展开的人物和情节,这才撑起了整整三十集的内容。


余则成和翠平。


先不说主角孙红雷和姚晨,光是盘一盘几大配角,就有让人无限回味的空间。


保密局天津站站长吴敬中,嗓音深沉,眼袋低垂,就差把“老奸巨猾”四个字写在脸上了。不过,老吴虽然心眼多,但基本没用在工作上,忙来忙去只为了两件事:一是用副站长的位子,引诱几位手下**,坐山观虎斗,二是疯狂敛财,为以后做准备。


吴敬中的种种谋划,用他剧中的一句话就足以概括:


“凝聚意志,保卫领袖,这八个字我研究了十五年,最后的结果就是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”


 人贵有自知之明,比如站长就知道自己厚颜无耻。


再说站长的几位手下,莽撞粗鲁的马奎不必说,李涯和陆桥山确是两个极其出彩的配角。


前者李涯对国民党政权忠心耿耿。面对即将到来的历史巨变,军统天津站众人各怀心思,李涯依旧对余则成紧追不舍,好几次险些使其暴露身份。


李涯临死都没有放弃查出余则成。


后者陆桥山则沉迷办公室政治,一心要把副站长的位子收入囊中,最终谋划失败,被逐出军统天津站。不过不久之后,陆桥山又时来运转,卷土重来,却想不到在“唯一的朋友”余则成手中丢掉性命。


尽管历史背景设置在几十年前的解放战争时期,但陆桥山在办公室的种种精明和失误,都给了观众足够强的代入感。


主角还有一个说话结巴的邻居,谢若林,是一个职业情报贩子。和吴站长相比,他更加不掩饰自己的金钱崇拜。那句著名的“现在放这两根金条,你能告诉我哪根儿是高尚的,哪根儿是龌龊的”几乎道尽了这个人物的人生追求。

 

说话虽然结巴,但是有理有据,不得不服。


《潜伏》中的各路角色是如此精彩,以至于很多年之后,看着因为李达康火了的吴刚和因为崔中石火了的祖峰被称为演技派,很多观众才想起来:这不就是当年的陆桥山和李涯吗?


回看《潜伏》,就是一本大大的演技检验手册。从这里走出来的演员,不会错。


“现实只允许他悲伤一个晚上”


有人说《潜伏》的本质是一部爱情剧,这么说不无道理。因为翠平和余则成之间爱情戏的重要性和精彩程度,丝毫不逊于紧张刺激的谍战。


**题材和爱情题材的结合,是将两种浪漫情怀捏合在一起:在严酷的斗争环境里,一对男女日久生情,还有比这更浪漫的爱情吗?


老电影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之所以有特殊的魅力,原因也许正在于此。


电影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剧照。


余则成和翠平的爱情好看,还源于一种错位感:一个是城市知识分子,训练有素的特工,一个是乡下的农妇,大字不识一个,但当一个还在为信仰纠结的时候,另一个已经是老党员了。


这种沉稳和鲁莽、知识阶层和劳动阶层、含蓄和直白、成熟和青涩的对立,让之后矛盾的产生以及和解变得顺理成章,也比单纯伟光正式的并肩战斗更耐看。


《红色娘子军》中的吴琼花和洪常青,《亮剑》里的赵刚和李云龙,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中的石光荣和褚琴,包括前两年《父母爱情》中的江德福和安杰,都有这种错位感。


《潜伏》中的翠平和余则成,一开始是格格不入的,因为翠平实在无法适应一个贵妇的身份——即便对外公开她是从乡下而来,而余则成一度也认为翠平无法胜任这项任务。


刚刚出场的翠平一身土气。


比如有一处情节,从未听过消音**的翠平问余则成:“有消音机关枪吗?”余则成随口回答:“有消音手雷,你要吗?”留下翠平在原地一脸懵逼。


 上面是科普时间。


 下面是玩笑时间。


还有一回,不识字的翠平请余则成替自己读信,余则成假装信是翠平的上级写来的,小眼一眯,计上心来,借着读信的机会,顺势把自己对翠平的要求说了一遍:煮好咖啡,演好太太,听余则成的话……


 男人都是大猪蹄子,看看这封信的真实内容是什么。


翠平虽然不识字,但又不是傻子,一眼就看出了破绽:短短一封信,哪来这么多字?


 众所周知,批评之前要先夸奖一番。


余则成夹带私货。


 笑容渐渐消失。


两人是如此的格格不入,在三十集的剧情里,他们逐渐改变,互相靠拢,工作越来越默契,感情也越来越深挚,终于到了那一晚,余则成睡的不再是地板。看到这水到渠成的一幕,想必电视前露出姨母笑的观众不在少数。


一场弄假成真的爱情。


在这种设定之下,翠平在鸡窝藏金条,****用手雷制敌,又配合余则成枪杀陆桥山等等发挥关键作用的桥段,都变得合理而有趣。当故事进行到最后的高潮,余则成以为翠平牺牲,旁白念出那句“现实只允许他悲伤一个晚上”,又怎能让人不动容?


翠平和余则成最后一次相见。


对手越厉害,才显得英雄越伟大


为什么这几年抗日神剧引起观众的反弹?道理很简单,把对手描绘成傻子,并不能凸显主角的品质,击败一群弱小的对手,有什么可骄傲的呢?这是对观众智商的亵渎,也是对曾经浴血的先烈的不敬。


反观《潜伏》中的反面角色,都十分丰满,总是能给余则成和翠平造成足够大的威胁。


就拿李涯来说。他原本是潜伏在延安的特务,代号佛龛,归来之后认准了余则成是地下党,四处寻找破绽,准备揪出余则成。


佛龛被从延安交换回来。


和吴敬中、谢若林、陆桥山都不同,李涯不贪慕钱财、不追求权力,他有他的信仰,尽管他的信仰最终失败,但直到死前最后一刻,李涯都没有放弃。


陆桥山改头焕面,回到天津站的时候,李涯说:“我运即国运,这种败类都这般重用,我由衷地为党国的前途担忧。”言语间难掩忧伤。


李涯,吴敬中,陆桥山。


当有人问起李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的时候,他说:“为党国消除所有敌人,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。”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,这是他一以贯之的信念。即便是余则成,也半真半假地跟他说:“像李队长这么精忠报国的人,我见到的还真不多。”


有一幕,是李涯被余则成当众打了一耳光,独自一人默默流泪。他认定的地下党不仅没有落入己手,还当众羞辱自己,李涯的愤懑和无奈可想而知。正因为他的坚持让人敬佩,他的命运才愈发让人感到悲哀。


饰演李涯的祖峰曾在采访中说:“在天津站,其他人的弱点都太鲜明了,而李涯不同,他的信仰和责任感挺可怕的。”


他说他一开始就没有把李涯当做反派人物来演。


站长吴敬中堪称这部剧里的“金句王”,每一段让观众或捧腹或深思的台词,都流露出这个老特务的算计和城府。


一出场,见到过去的学生余则成,站长就客套:“时间像一头野驴,跑起来就不停“,被网友称为硬核金句。


 多么新鲜又生动的比喻。


当他看到手下马奎家中题写有“独照峨眉峰”的画,认定马奎就是代号“峨眉峰”的地下党时,忍不住吐槽:“峨眉峰,还独照,颇具**浪漫主义气质啊。”

 

这句诗其实是蒋介石手笔。


 站长神吐槽:本来想露脸,结果把屁股露出来了。


最后,站长向余则成吐露过几句实话:“我年轻的时候也好斗,也清高,可你看我现在剩下了什么了……那么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丢了,我们还在这搜情报,抓内奸,查帮派,试图保住天津,不滑稽吗?”


活脱脱一个大厦将倾下的老油条形象。


结结巴巴的谢若林是仅次于站长的金句王。


反派不是单薄的纸片人,而是有血有肉有智商的人,英雄战胜了他们,才更显出英雄的伟大。


国产剧常年“潜伏”


仔细想一想,余则成是孙红雷所有角色中比较独特的一个。


《征服》里的孙红雷戴着墨镜,面容冷峻,天生一副混混模样。即便是同为**题材的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,孙红雷也是从一个调皮少年演起的。


《落地,请开手机》中的孙红雷,和余则成判若两人。


唯有在《潜伏》里,余则成自始至终都有一种知识分子式气质,表现为行动上的冷静和思想上的深邃。


书生气的余则成。


1995年,孙红雷考上中央戏剧学院。有一次,他在排练室看到一个人在认真地种草坪,别人告诉他,那个人即将饰演一名士兵,有在草地上匍匐前进的戏份,他就打算找找感觉。孙红雷一下子特别佩服这个师兄。


这个让孙红雷佩服的人,就是段奕宏。


中戏94级合影,段奕宏站在边上。


十几年后,《潜伏》在中国电视剧最高奖项白玉兰奖的评选上击败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,孙红雷和他最佩服的人站在同一个台上,凭借余则成一角拿下最佳男演员,可以看做是一场“高手对决”。


批评国产剧缺乏精品,似乎正成为一种缺乏诚意、流于表面的牢骚,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,我们还想在今天看到《潜伏》和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这样的剧同时打擂台的情形,实在有些困难。


即便是在今天,姚晨凭借扮演苏明玉的演技,加上孙红雷在综艺节目里的真性情,也很难再复刻这样的经典。


孙红雷和姚晨在现场。


演这部剧之前,扮演谢若林的曹炳琨本身并不结巴,但为了入戏,他把自己逼成了结巴,结果等到戏演完,状态都没改回来,用了足足一年才恢复如常。


除了剧本和演技,还有一点值得一提:这部剧的片尾曲《深海》用了二战时期经典**歌曲《神圣的战争》的旋律,重新填词,气势雄浑。


“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渊,对你的爱已无言”


看来看去,唯有用心二字。


当然,就像余则成所说,往前就是更有意义的生活。在国产好剧“潜伏”的日子里,在等待下一波精品井喷的日子里,我们大可以把过去凝结了无数人心血的好作品,翻出来一看再看,或许会有不同的感悟。

 

好的主旋律作品,能打动角色,更能感染观众。

本文由广州讨债公司www.megapolischeatshack.com编辑发布



首页 |公司简介 |服务承诺 |保密协议 |讨债资讯 |经典案例 |讨债知识 |联系我们